无锡法院2017年经典案例回顾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05 来源:本站 点击:

  作为代表国家依法专司审判的机关,人民法院不仅应明断是非、惩恶扬善、定分止争,还应通过对一个个鲜活的案件作出“合法合情合理”的判决,从而维护社会健康、和谐、稳定与进步。本报从无锡中院推出的典型案例中摘选三例,既是对当前热点问题的汇集与回应,也是对无锡法院履行司法职能的全面回顾,展示了无锡法官积极参与社会治理的热情与智慧。

  案情回顾:无锡富隆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的民营企业。重整前,其正在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红梅新天地”(又名“县前华府”)。因资金链断裂、经营状况恶化,该房地产项目无法按期完工和交付使用,经营陷入困境。2016年8月15日,无锡市中级法院执行局裁定中止对富隆成公司的执行,移送破产审查;无锡中院金融庭在分析无锡楼市行情走势和涉案楼盘运营状况的基础上,于2016年9月12日裁定受理富隆成公司破产清算,又于同年11月14日转入重整。

  为顺利推进重整程序,管理人三次发布招募重整投资人公告。最后一次招募参照了公开招投标方式,即在招募公告中预设评选规则,明确将采取评分制选取最高得分者为重整投资人,并邀请专家顾问(非利害关系的房地产企业管理人员、外地房地产企业破产管理人)、债权人代表、购房人代表等担任评标委员会委员进行评分。最终,绿地集团控股的南京市城市建设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4.7亿元报价的偿债方案和切实可行的续建经营方案中标,被确定为重整投资人。在法院指导下,管理人积极与债权人沟通,制定了公平性、可行性、合法性兼具的重整计划草案。2017年8月7日,富隆成公司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会上各表决组均全票表决通过了该重整计划草案,到会的128个债权人全部投了赞成票。重整计划通过后,无锡中院根据管理人申请批准了该重整计划。

  典型意义:该案系无锡中院首例、也是全国首例“执行转破产+清算转重整+房地产”破产案件,通过执行转破产、清算转重整的程序转换,对重整投资人的市场化招募,既竞争偿债价格,也竞争经营方案,通过法院及各方努力,使得本已资金链断裂、经营恶化、房地产项目无法按期完工并交付使用的富隆城公司重整成功,职工债权、工程款债权100%受偿,百余名购房人入住新房,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双赢。

  案情回顾:2015年5月,上海市某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以下简称某市容局)将部分生活垃圾交由徐某某处置,徐某某再通过徐某等将2000余吨生活垃圾倾倒至无锡市惠山区一河岸边,造成周边环境严重污染。后无锡市锡山区法院就相关刑事诉讼作出判决,以污染环境罪判处徐某某、徐某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追缴违法所得。该判决生效后,无锡市检察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要求责任人承担涉案环境污染的应急处置费用、环境修复费用等2094649.16元。法院依法公告案件受理情况,委托专业机构对受污染环境现状监测,组成专家组实地查勘、论证、修订《环境修复技术方案》并公告。环境修复工作完成后,重新委托专业机构后期监测,再次组织专家论证,并邀请当地代表召开听证会,确保环境修复目标实现。同时,相关主管部门积极敦促责任人履行义务并配合完成环境修复,督促责任人承担所有费用,主动交纳了环境修复费用2094649.16元,并采取一系列整改措施,严防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后公益诉讼起诉人无锡市人民检察院以全部诉讼请求均已实现为由,申请撤回起诉。

  裁判结果:法院认为,人民检察院所提公益诉讼的诉讼请求全部实现后申请撤诉的,应予准许。本案中,无锡市人民检察院根据部分垃圾并非来自徐某某、徐某处的事实,主张以垃圾数量占比,酌定非法运输、处置生活垃圾产生的应急处置费用为1460179.16元,符合《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诉讼中,实施生态环境修复工程的费用476070元、环境修复方案制定费用150000元、后续监测费用3000元、专家论证费用5400元,均属于生态环境修复及为修复环境而支付的必要费用,应由污染者承担。无锡市检察院主张应由被告方承担上述各项费用合计2094649.16元,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现该费用已由被告全部支付,应认定已经承担了受污染区域的全部赔偿责任。

  典型意义:该案是全国首例检察机关提起的以行政机关为被告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也是广受关注的“华东跨界倾倒生活垃圾刑事第一案”的延伸案件。该案探索了以行政机关为被告的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审理流程,特别就公益诉讼撤诉的司法审查要件进行了探讨,首次明确环境公益案件撤诉需达到“环境修复目标的实现”及“杜绝环境侵权再次发生的可能性”的标准。

  案情回顾:蒋蓉生前系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紫砂行业享有盛誉,遗留的作品经济价值巨大。原告蒋某某系蒋蓉养女,跟随蒋蓉学习紫砂制作技艺,在宜兴市丁蜀镇设立蒋某某紫砂陶艺馆专营紫砂壶。被告蒋某是一名制作紫砂壶的工艺师,拥有助理工艺师的职称,被告某陶艺店是被告蒋某丈夫注册经营的个体工商户,主要从事销售紫砂壶的经营活动。被告某陶艺店于2016年开业,经营者在经营场所门头的显著位置上用醒目的字体放大标注“蒋蓉传人”四个汉字,经营中向消费者宣传介绍紫砂壶创作者即被告蒋某与蒋蓉是姑侄关系,被告蒋某随蒋蓉学艺的虚假事实,并在《美珍陶艺紫砂作品集》的宣传资料上使用“工艺美术大师蒋蓉的侄女,随姑姑学艺,得到蒋蓉大师的悉心指导”等话语。经过持续地宣传,该虚假事实在宜兴市以及网络上广泛流传。

  裁判结果:法院认为,被告某陶艺店及蒋某虚构事实并用于广告宣传,误导消费者牟取利益,既侵犯了紫砂名人的姓名权,也是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最终判决被告某陶艺店与被告蒋某立即停止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在《扬子晚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赔偿原告蒋某某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280000元。该案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典型意义:这是一起紫砂名人的后人同时也是一名紫砂经营者起诉同业人员不正当竞争纠纷的案件。紫砂名人的姓名在商业活动中进行使用会给市场经营主体带来额外的经济利益,具有商业价值,这种从姓名权延伸出的财产性利益可以被继承。其他经营者未经许可使用姓名,并编造与紫砂名人之间虚假关系借以增加交易机会,获取不当利益,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